多地下乡政策未落实轻卡市场拉动效果不明显

红5月,各省“汽车下乡”补贴细则落地开花,浙江、山东、江苏、辽宁、河南、河北、广东等省先后公布了相关实施方案,等待了2个多月的农民终于可以把补贴领到手了。但是通过对上述7省份15个城市的调查,《商用汽车新闻》记者发现,补贴资金的落地并没有对各地轻卡和微客市场带来明显的拉动作用,大部分地区的农民依然没有看到补贴的影子。

各地政策落实情况不一

4月9日,山东省就下发了“汽车下乡”实施方案,补贴申领工作开展得相对较早。威海恒润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经理夏卫说:“我这里第一位购买‘汽车下乡’产品的用户是3月提的车,据说4月就可以领补贴,他第一时间去领了4800元,15个工作日就到账了。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能不能领到补贴,而是厂家供不上货,卖得最好的某款微客产品已经断货2个多月了,用户购车都需排队,已经排了70~80个人了。5月我们只卖了97辆车,相比去年反而是下降了。”

辽宁也有很多微客用户等着领取补贴,长安经销商辽宁鞍山市信邦汽车服务销售有限公司经理李响说:“3月1日以后,有30%的用户在等着领补贴呢。”据了解,4月27日,辽宁省就下发了“汽车下乡”实施方案。

5月11日,河北省财政厅公布,从即日起,3月1日以后农民购买带有“汽车下乡”标识的汽车可申领财政补贴。河北省补贴政策中明确表示,省内农民新购河北5个生产厂家生产的轻型或微型载货车,也可享受补贴,不受换购限制。

政策下发,执行情况却不一致。同为河北省内城市,唐山市与沧州市补贴领取情况就出现较大的反差。5月19日,唐山市冀东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昌黎分公司经理陈海军告诉记者:“我们这里还没有领(补贴),但是买车的人很多,五菱一个月能卖100多辆,轻卡一个月的销量也有30~40辆。买车的用户都急着用车,基本上都是做生意的,也不在乎能不能领到补贴。”

而北汽福田区域代理沧州市元盛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经理穆伟建则表示:“5月11日,沧州就开始发放补贴,本省品牌轻卡可以直补,但福田轻卡不是本地品牌,不在直补范围内,目前我们卖出的车还没有1辆领到补贴的。用户都是农村跑运输的个体户,由于涉及到6个部门,手续繁杂,虽然公司可以代办,也没有愿意换购领补贴的用户,一般都是直接买新车。另外农村好多农用车都没有手续,很多车都采取转让,或是直接拆解卖废品的方式,1辆农用车大概重1吨左右,卖废品都能卖4000多元。”

经销商态度冷热不均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经销商对“汽车下乡”政策表现出冷热不均的态度。

首先是微客经销商比轻卡经销商更期待补贴早日落地。直接享受补贴,为购买微客的用户提供了方便,也给微客经销商注入了热情。

李响表示:“受‘汽车下乡’政策前期预热的影响,今年我们的销量比去年上涨了50%~60%,每月能卖140辆~150辆车。同时,还有50~60名用户在观望,等着补贴落地。”而夏卫则表示,为了打消客户等车的担忧,企业把价格下调了500~600元,经销商还会给用户赠送一些礼品。

山东临沂市祥涛商贸有限公司销售凯马品牌轻卡,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受到换购门槛的限制,‘汽车下乡’政策对轻卡销量影响不大,目前通过报废领取补贴的只有几辆车,仅占销售车辆的百分之几。5月17~19日,公司派了六七辆车参加在临沂市举行的‘汽车下乡万里行’,活动期间,用户在现场就可以办理补贴手续。但是截至19日,仍无1辆享受补贴的车辆售出,在参展时我们就没抱多大希望,主要还是起展示的作用。”

其次是欠发达地区经销商比发达地区的经销商更关心政策执行程度。

欠发达地区农村用户多、车型落后,发达地区农村户口少、车型较先进,造成了经销商对待“汽车下乡”两级分化的情况。

据了解,深圳市市民已经全部实现了社区化,这也就是为什么记者询问深圳市丰庆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汽车下乡”政策时,对方不识“汽车下乡”的原因。杭州的情况与深圳类似,农村户口少,农用车少,大部分经销商都认为“汽车下乡”对市场不会有太大影响。

而在经济实力相对弱一些的广东韶关市,长安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倪惠明就表现得很积极:“用户来问补贴能不能兑现,我们就向他们解释拥有‘汽车下乡’标识的车型都可以领。同时,我们时刻关注申领情况,听说韶关已经有两个乡开始领了,但大部分地区还是不能领。”针对广东有很多外省农村务工人员无法享受补贴的情况,倪惠明还建议说:“国家是否可以将补贴直接给企业,这样既没有地域限制,手续办理也方便。”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多地下乡政策未落实轻卡市场拉动效果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