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型车“国四”困扰何时休?升级之痛如钝刀割肉

国四排放升级之痛,商用车行业的所有企业和所有人基本能体会到:无论主机厂还是零部件配套企业,无论高管、中层还是业务员,从全行业皆痛苦这一点来说,倒是实现了公平。

企业到底有多痛苦?不知道负责制定和发布国四排放升级政策的相关部委领导是否了解?笔者知道,说了也许没人在意。可是,说出来总比不说好吧。或许有些部门能动下恻隐之心,体谅一下做实业的痛苦和辛酸;或许有些人会有一点触动,能够为这种巨大的浪费惋惜,并做出一些将之改变的实际行动。

国四已成为重卡乃至整个商用车市场的最大不确定因素

国四升级困惑之痛

对于国四升级的痛苦之源,在于困惑政策的不确定性。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直到现在,商用车行业的人,只要见了笔者,基本都要问一句:“国四排放啥时候实施啊?”由于困惑于全国国四实施的准确结点,主机厂老总,不知道该采购何种发动机,如何安排生产;发动机老总,不知道该购入多少高压共轨系统;经销商老总,不知道要备什么车。

不但老总痛苦,中层管理者一样痛苦。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推广国四产品,也不知道所负责的大区什么时候真正开始实施国四,或者在实施国四后又会因为什么客观原因而松动;不知道竞争对手如何排产,更不知道年度销售任务如何完成。

一线销售人员更加痛苦。就在昨天,一位客车销售人员这样诉苦道:“现在要定国三车,必须付全款。全款啊,有多少客户能拿得出来?可是,如果不付全款,要是国三车上不了户,客户不提车,工厂损失也很大。说是说已经实施了国四,可是很多地方国三车还能上牌;你要说没实施国四,可是很多地方说变脸就变脸。这车咋卖呢?”

痛若钝刀子割肉

以前每次的排放升级,对于厂家、经销商和用户来说,都有些痛苦,但是这些痛苦都是短痛。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同样都是死,这次死法却异常惨烈。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样的杀人就不算痛苦。古代的酷刑,车裂、油烹、腰斩什么的,虽然残忍,痛苦,可是都不如凌迟,更让犯人生不如死。不过,比如这些要跟《檀香刑》里所描述的檀香刑比起来,那还真的不算太痛苦。檀香刑的痛苦,不但要让人死,还要让人在极度痛苦中慢慢死去(檀香刑中为了防止犯人受刑的过程中死去,还要规定时间死的时间前持续给犯人喂食参汤)。

让你持续的疼,这就是最大的惩罚。问题是,我们的企业犯了什么错?做实业犯了什么错?要让从业务员到老总等所有人,都承受着这样无休无止的、持续的苦痛?著名畅销小说《明朝那些事儿》里,总结最大的痛苦就是:“不是死的感觉,而是等死的感觉。”

其实,现在几乎所有的主流商用车企业及其上下游的企业,对于国四排放升级基本已做好准备,而且也对国四实施后可能产生的问题,有了一些思想准备和应对措施。比如价格高,比如油品不达标,尿素不到位等。

可是,现在是“钝刀子割肉”,一会是这个地方实施了,一会是那个地方可能要实施;一会一个已经实施的地方因为油品和尿素不到位,又可以卖国三车了;一会儿说工信部国三车公告马上就要取消,一会儿又说还取消不了。

总之,每个企业从上到下,无不紧绷着神经、疑神疑鬼、杯弓蛇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种痛苦真的犹如《明朝那些事儿》中说到的一样:“自古以来,最可怕的事情并不是死,而是每天在死亡的威胁下等死。”“不知道何时发生,只知随时可能发生,这种等死的感觉才是最为痛苦的。”

主管部门在做什么?

企业的这种痛苦,主管部门知道吗?

就在年前,笔者询问环保部一位负责排放升级的相关人士,“国四排放升级到底什么时候实施?”这位负责人这样答道:“已经实施了啊!今年(2013年)7月1日就已经实施了。”笔者又问,很多地方国三车仍然可以挂牌,而且企业生产的国四车型非常少。这位负责人又答道:“(生产国三车的企业)不要让我们抓到。我们抓到就可以处罚。7月1日起,全国范围内都要实行国四排放,企业不能再生产国三车型。至于说有些地方国三车能够销售和上牌,那是给企业一个过渡期。7月之前生产的库存车,如果没销售出去,还可以继续销售,但是,我们不允许再生产新的国三车型。对于继续生产国三车的企业,我们可以进行处罚。”

听完这些话,笔者当时就想说:“能骂人吗?”国四排放实施条件不到位,各部委之间协调没有做好,国四排放升级政令不一,全国各地都有当地的土政策。对于企业来说,到底听谁的?没能按一家的号令去做(也确实做不到),这家就要处罚,这还讲天理吗?

环保部在2013年7月1日前,撇开中汽协,撇开工信部、发改委,单独召开媒体发布会,宣示自己在排放升级方面的主权:“重型车国四排放要在7月1日实施。”随后,央视等媒体进行了相关报道。不过,环保部不理工信部,工信部也没有搭理环保部,国三新车公告一直未取消,不但2013年7月1日没取消,就连2014年1月1日也没有取消。

环保部“在其位谋其职”,在当前雾霾这么严重的情况下,执行国四排放是民心所向。工信部则从实际出发,为民着想,在油品和尿素不到位,全面实施国四条件不具备的前提下坚持不取消国三车公告。在工信部看来,考虑实际情况,延迟国四排放,也是坚持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的原则。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中汽协会通过大量调查研究,提出了折衷的方案,给中央打了报告,希望可以在2014年1月1日全面实施国四排放升级,并且,报告都到了国务院副总理那儿。遗憾的是,这件事最终也没有了定论,各部委之间也没能达成一致意见。

现在,业内没有人清楚这件事到底是什么情况。国四排放升级俨然成了“军阀割据”,然成为俨“地方自治”。每个城市的情况五花八门,每个城市的规定各富特色,每个城市的实施时间表万紫千红,真可谓是“百花齐放”。

困扰何时休

国四实施的不确定性,苦的可是各企业。

要知道,全国光地级市就就600多个!每个城市一套制度,每个城市一种做法,而且,不少城市的做法还在实时变化更新,随时还有倒退的可能。面对种种这些情况,难道企业要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外加三头六臂吗?

现在的汽车生产企业,一讲究规模,二讲究零库存,三讲究计划。可是,现在的国四排放升级已经完全打乱了企业原有的生产节奏。笔者看到一份重卡企业在2013年底做出的市场分析,里面这样预测销量:“假如国四排放2014年1月1日实施,……;假如3月1日实施,……;假如7月1日实施,……;假如2015年1月1日实施,……”。看到这样的分析,不知让人啼笑皆非还是满腹辛酸。

工信部、发改委、环保部都是直接管理汽车行业的,可以视为其父母官。父母之间有矛盾和分歧,苦的是孩子;父母之间都不愿意做出妥协,达成协议的话,更苦了孩子。之前,中汽协还为了重型车排放升级到处奔走,四处斡旋。当一次次的呼吁都落空、当建议得不到采纳时,中汽协也生气了!现在中汽协的领导只要听到重型车国四升级,立刻就会生气地说:“不知道!”可怜的企业真成了没人管的孩子,当爹的不管当妈的做法,还说出了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罚你”这样的话。

国四排放升级俨然成为了重型车行业的一次全民赌博,所有人自觉或不自觉参与到其中。大家都在猜测,在等待,在迷惑中制定计划,在困惑中进行生产,在各种传言中进行销售,在完全看不清方向的空气中前行(这可比北京的雾霾更让人容易迷路和崩溃)。

就在前两天,笔者观看当期热播的《大丈夫》电视剧,里面的爸爸(一位五星级酒店的主厨)骂妈妈说:“你怎么可以用那么钝的刀子拉肉,这些食材都是有感觉的!”一个厨师尚能觉得材料是有感觉的,不知道我们的父母官,那么多管汽车产业的领导们,知不知道现在的重型车企业,在国四排放升级的一点一点推进但又不知道未来方向中,就好比被钝刀子割肉呢?

对于众多重型车生产商及零部件企业而言,现在国四排放升级犹如“钝刀子割肉”,从去年7月就开始的这种不确定的、一下一下的痛苦,一直持续到现在,并且还不知道要延续到什么时候。

“夜半三更盼天明,寒冬腊月盼春风”。企业现在都在盼望国四政策落地,盼望何时全国实施能有个准信。正所谓,是死是活,给个信行吗?这样一天一个说法,一阵一个谣言,一会一个城市有了一个新政策,简直就是折磨。

“若要盼得红军来,岭上开遍映山红”,这红军何时来还有的盼,可是这国四实施有个准吗?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重型车“国四”困扰何时休?升级之痛如钝刀割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