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林:为集团合资伙伴输出合资自主车型专访长安汽车总裁张宝林

长安汽车总裁张宝林  

:张总,首先请您介绍一下长安汽车,此次的参展情况?

张宝林:这次北京国际车展应当说是中国汽车行业盛大的像节日的活动,长安汽车做了充分的准备,我们这次组成比较强大的参展阵营,我们推出了五款全新自主的常用车产品,今天在展会上与观众见面。这五款新的自主的常用车产品车亮相,标志着我们长安汽车自主研发能力的提升,也对对我们产品极大的丰富,这是一个亮点。第二个我们这次展会推出了一系列新的起初,动力提升技术,这些技术也反映了这几年长安自主研发和集成方面的一些能力,这次展会发布方式我们做了一系列创新,产品采取动态发布,请了我们形象代言人吴奇隆,作为我们长安的代言人也到现场,总而言之这个效果非常好。

:你刚刚提了吴奇隆,他是我以前小时候最喜欢的明星,从那个时代开始留下难忘的形象,请吴奇隆代言,市场也是标准70后80后这个市场。

张宝林:长安一动是我们今年上市的一款全球全时动感的轿车,这款轿车针对白领年轻的成功人士,打造了一款终极轿车,这款车我们认为与吴奇隆表现特征非常相似,请他作为我们代言人,效果非常好。

:我想问一下在未来的几年时间,我们长安汽车一个产品规划大概是怎么样的?

张宝林:这几年应该说长安汽车是抓住了中国汽车工业快速发展的机遇,我们也获得了快速的发展,长安汽车是中国汽车第一阵营的企业,这几年我们做了一系列很好的准备。那么我们面对未来的发展,长安汽车也做了一系列安排,我们做了长安愿景2012的规划,2015到2016年左右,我们长安汽车展超过400万,2020年以前达到600万规模,我们希望60%是,我们做了这个规划,也为做好这个规划做了一系列准备,我们特别是产品研发方面准备,我们做的很多工作。

:提高长安研发,我参观过我们长安在欧洲的几个硬板中心,造型设计,在英国时有,意大利也有。

张宝林:长安的研发有很多特点,其中一个最大特点就是整合了全球的研发资源,因为汽车企业是一个全球的企业,汽车产品也应该说是集全球最先进的一些技术,一些理念为一体的产品,我们在意大利的(都灵)有我们长安汽车的造型中心,在日本(横滨)有内饰中心,美国的有负责底盘,五国九地各有侧重,这些资源是我们很好研发体系,我们可以通过数据线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同步开发。

:我们长安自主开发能力非常强,前几天我参加一个论坛遇到了林副总,他当时说长安的话有可能是为合资,为长安集团合资伙伴,然后来定制研发一些车型,可能是OEM生产,可能也是由长安汽车生产,第一款车已经进入研发设计的阶段了,网上我发了一条微博,我看有一些媒体老师猜测,可能是长安马自达,现在这个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

张宝林:这个就是合资企业生产,这个事现在是国家在积极的倡导这一个事情,也是为了推进中国的民族品牌建设,为了适应这样变化,长安汽车做了一系列准备,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都有很好的沟通,比如说合作伙伴马自达跟铃木这些企业有很好的沟通,我们也积极推进这方面工作。有这么几个渠道,一个合资企业自己做一些合资企业自己的,还有就是合资企业的母公司,我们导入一些产品进行生产,现在这个工作我们积极的推进当中,也应该说会有一个比较好的结果。

:这样的方式让人听着耳目一新,传统的合资自主产品往往来自旧有合资产品的改造,而由中方集团下属自主公司设计制造,由中方的母公司推给它一个产品,长安是业内第一家。

张宝林:对,这个国家有这方面的倡导要求,反映了中国像长安的企业,自主企业,这几年发展积累了一些这方面的经验和能力,也不是没有问题,今后合资企业生产的自主产品,营销的渠道问题,品牌的议价能力问题,用户怎么样接受,这需要我们很好的研究,拿出可行的办法才行。

:这个恰恰是我想问的,咱们研发出来的车型导入了公司以后,Logo是挂全新标,还是母公司的标,还是合资品牌的标?

张宝林:这些目前没有具体结果,有可能是合资企业自己的标,有可能是母公司的标,母公司的标去了以后,销售渠道是怎么样,产品的议价能力各方面都是研究当中,还没有决定。

:也希望长安汽车再为汽车界探讨一个新的模式出来。之前我记得有一次长安汽车的董事长徐留平接受媒体采访的,他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合资自主的产生是中国汽车业发展到今天的一个耻辱,他对于合资自主这样一种方式是感觉比较奇怪的有这个事情吗?

张宝林:不太清楚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这个媒体大家都在意,因为长安自主研发做的很不错,是不是从这个角度来看,就觉得长安做合资自主有必要吗,我们本来想合资是为了让合资研发做的更好,我们长安汽车自主研发很强,我们为什么还要做合资自主?

张宝林:这个国家有要求,还有合作伙伴之间我们沟通,进行非常好的沟通,在这种背景之下,如果需要,假如说你这个合作伙伴本身没有更好的产品,从我这几个拿产品给他,他来生产,也是可以的,这取决于双方的沟通,当时具体的情况来定。

:等于说政策和市场两方面。

张宝林:对,两方面,还有合作伙伴之间需要互补的情况下。

:现在想与您探讨体制上的变革,合资进行中方外方合资生产轿车,这样体制的问题,前一段大家探讨市场换技术换到了没有,合资十几年之后,合资未来的十年是怎么走的,于是有一种观点提出来说,这是高校教授说,中国汽车失败的原因是因为合资,合资模式是国家自主创新能力不行根本的原因,它阻碍我们自主创新,长安下面有合资,也有自主,自主做的很强势,作为长安自主这块,您对这个观点怎么看?

张宝林:一个国家必须重视自己的创新能力,不管做汽车还是做别的东西,一个国家没有创新能力不行,从这个方向来讲怎么具备创新能力,国家要担负责无旁贷的责任,这个需要国家主导,在汽车领域也是一样的,过去我觉得20、30年,中国汽车业通过合资这条路,应该说我觉得还是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因为坦率讲,我们在几十年前,刚刚汽车起步的时候,人家走了上百年了,那时候你不采取合资,不现实,通过合资一方面吸收对方的资本过来,30年前我们国家很穷,有没有钱,第二个就是技术,第三是管理,我认为中国汽车同这个当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做了一个初步的积累,这个方面是很有好处的。我不认为就是说由于合资了,导致我们自主没有做好,这个我觉得这个说法,至少不太准确,或者不太全面,这是一点。第二点就是说,这个国家也好,企业也好,他把所有的东西完全寄托通过合资,寄托在别人身上,要自强,不主张自己产业的发展,这方面不作为也是不行,二三十年前我们通过合资,到现在到了国家主导我们创新的时候,这个阶段无论是企业还是国家都应该特别重视自主创新的事情,有了比较好的基础,有了这个能力,我们现在仍然不重视,未来中国可能仍然是汽车大国,谈不上汽车强国,有很多技术、管理都是人家的,没有自己,所以现在是时候。

:我们要回顾一下中国汽车发展的历史的话,你刚刚说的有一点,大家业内人士的共识,在过去十几年当中合资确实有非常好的作用,但是我们除了这一点,大家达成共识另外一点,我觉得可以讨论,就是说合资这种制度,在未来该怎么走?如果只是现在这样拿外方的车我们过来卖,再下一步按照国家政策推一个,这种模式到了尽头,对中国汽车产业和本土实力发展没有太大意义,当初合资,合资是我们一个手段,不是我们目的,当初是市场换技术这是一个很形象的形容,现在一个案例就是长安汽车,长安汽车不管自己换的,还是自己得来的,它的技术拿到手了,你的目的达到了,你的这种手段有必要维持下去吗,如果要维持下去,我们当前合资企业怎么走?

张宝林:长安汽车20多年的实践,我们是叫做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叫做合资合作,我们从90年代初期,最早是80年代的时候,就是日本铃木公司有经贸合作,90年代办了合资企业,2001年我们跟福特办了合资企业,后面跟马自达办了合资企业,这是一条腿,开放的企业。另外一条腿叫做自主,长安实际上从这个企业的血统关系来讲,它原来出身军工企业,军工企业传承的文化历来主张自主创新,我们始终认为真正的技术买不来的,可以靠自己,骨子里面就有自主创新的理念在里头,这十多二十年两条腿走路,在汽车行业与其他企业不同,有的以合资为主,有的以自主为主,我们是两条腿都有,未来怎么看?我个人这样看,未来可以预见今后的十年乃至二十年,中国在当前应该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之下,我觉得还是要两条腿走路,一条你不能排斥国际上的品牌,中国加入WTO,一定不排斥,另外一方面进一步更加重视自主创新,通过我们自己实践也更加说明了这一点,我们从过研发某一点从技术上,产品上突破,现在升级为对整个价值链产品链系统全面的升级,进一步的推进自主创新,我认为两条腿走路,在未来还是可以很好的走下去。

:在相当一段时间还是两条腿走路,对于合资这块,我们的目的既然达到之后,这条腿,长短也好,或者走路的节奏也好,或者50比50的比也好,是不是发生一些相应的变化?

张宝林:你像50股比的问题,我觉得不是最终的一个不可逾越的问题,我认为不是。就是说咱们现在讲,过往几年,早几年话语权的问题,50比问题跟话语权的问题不是直接相等的关系,最终来讲,我们原来经常讲,谁掌握了技术,最早说掌握了资本掌握了发展,掌握了技术掌握了发展,发展变化中,具体运作可能有一些影响,不是一个决定性的作用。我认为你的目的达到了,我说什么目的达到没有想通。因为全球一体化的过程当中,通过竞争来发展,这个竞争不是封闭的竞争,不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内部的竞争,也是全球化的竞争,我们在发展,人家也在发展,这个发展是彼此切磋学习过程,人家也在进步,我们这个过程当中需要不断学习。我认为你刚才提那个问题,前段时间有探讨过,不是非常紧迫的问题。

:比方我们长安汽车跟我们长安旗下其他合资企业之间,有没有竞争关系?

张宝林:从产品从市场的角度上肯定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实际上从我们目前的情况来看,由于产品战略的不同,这种竞争不是无序的,恶性的竞争,长安福特的产品是常用车,中高级常用车为主,长安铃木的常用车,经济类小型车为主,长安自主有小型车,有中型车这样的,中国市场这么巨大,我认为只要做好各个品牌都会发展好的。

:广汽乘用车的副总经理,也是做,徐育林他说我做这块不会产生很大压力,更多来自于合资汽车,你会不会觉得有这种压力?

张宝林:我觉得现在竞争越来越积累,既有合资企业对自主的影响,价格区间往下走,在10万以内,也有自主之间竞争,这个局面不可避免,由于中国市场这么大,由于竞争存在,成本不断降低,这种局面不可避免。不可避免同时告诉我们,在这种背景下你要生存下去,必须练好你自己内功,技术上能够过硬,成本上非常好的控制住成本,营销、服务更多赢得客户,做好这些这种竞争会促进我们发展。

:我还一直有一个问题,由长安汽车设计车型放到合资伙伴那里,这款车型肯定在我们长安汽车,既然设计出来,在本身会不会有销售?

张宝林:有的。

:有的话,基于同一平台,会不会产生竞争?

张宝林:从广义上讲,这个竞争不可避免,你比如说如果我们母公司向合资企业导入一款轿车,从路线的角度没有完全的规划好,导入了以后你贴什么牌子,合资企业牌子,还是母公司的牌子,如果你贴合资企业的牌子,销售渠道应该是合资企业卖,如果你贴母公司牌子,那自己来卖,这都在探讨当中。

:一直在提出合资自主,有很多政策层面的原因,我想做假设,没有政策方面的原因,合资企业一定做,会不会出现我为你设计一款车型然后跟自己打架这种情况,这种政策合理吗,是不是一刀切?

张宝林:我觉得国家主张,主导自主创新,这个大方向没有错,你刚才谈的非常具体,不能因为这个一点点,就否定我们国家大的自主创新的号召。

:这不是否定,其实我们探讨变革中的答案,也是随着新形势新行业变化,是不是政策上的条款我们做一些改变。

张宝林:合资自主这个事,现在国家有要求没有错,整个主导自主创新,你是中国本土企业你应该做这没有做,这是我们积极探索当中,这个不会对市场本身产生大的不好的影响,不会。

:我们还有最后一个环节“老总问老总”的问题,上一个老总留给你也是这个问题,天津一汽夏党仁,合资和其他价格往下拉,推小型车,合资自主也在创立新品牌,以更低价格往下走,本身是做小型车的,所以这种感受非常深刻,他想问问您,对于长安汽车来说产品线比较长,抗挤压能力稍微好一点,单就受到挤压来说,我们怎么应对?

张宝林:假设我是他说的合资企业的领导,我不会去简单的做一款价格非常低的合资自主的产品在市场上进行销售,这对合资企业的品牌是不好的。

:他是的老总,被动接受这种挑战没有办法。

张宝林:也不要怕,如果这样第一首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第二国家政策是没有错的,而且还会有很长的过程,第三我如果是合资企业的领导,我不会简单的把我的产品品牌往下压,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张宝林:为集团合资伙伴输出合资自主车型专访长安汽车总裁张宝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