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高管换帅的背后葛致诺“救火”马自达

近日,福特汽车公司宣布一系列亚太及非洲区主要高管人事任命。其中,程美玮被任命为福特汽车公司全球集团副总裁,并担任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长,现任福特汽车公司副总裁及马自达汽车公司执行副总裁的葛致诺被任命担任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施滨德被任命为福特汽车公司副总裁,并担任马自达汽车公司执行副总裁。

葛致诺“救火”马自达

根据福特公司的此次人事变动,程美玮接任者是葛致诺,他此前担任福特汽车副总裁及马自达汽车执行副总裁。

有业内人士分析,有着深厚马自达背景的葛致诺,来华履新后的最主要任务是将马自达品牌从目前在中国市场发展的困境中解救出来。

数据显示,马自达3在2007年全年的仅为3.5243万辆,2008年前两个月的也仅为3771和2326辆。另一款上市不久的小型车马自达2在2007年的为1448辆,进入2008年后,马自达2的则进一步下滑,前两个月的仅仅为1015辆和890辆。

显然,与福特直属品牌在中国市场的表现相比,马自达的销售正处于低迷之中。而由于与一汽之间的复杂关系,更一度使其战略车型——马自达3陷入停产的境地。虽然后来马自达3在长安马自达恢复了生产,价格也降了1万元,但仍难有起色,其市场信心仍处于复苏阶段。

业内人士认为,在福特直属品牌,尤其是福特品牌在华销售大好的局面下,马自达的发展无疑成了福特在华更进一步的关键“棋子”。

而福特公司宣布其亚太和非洲地区高管团队的重要任命时也重点强调,此次任命旨在支持该公司迅速发展的中国经营业务部门的持续拓展,并进一步深化该公司与马自达的合作伙伴关系和协同合作。

程美玮明升暗降

按照福特汽车公司的人事任命,作为曾经的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程美玮,此次升至福特汽车公司全球集团副总裁,同时还兼任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长。在其新的职位上,程美玮将继续负责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的商业战略,并加强与战略伙伴以及政府的关系。

福特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艾伦·穆拉利说:“程美玮是一位杰出的领导,他是我们在华经营业务部门获得如今成就的关键。他的领导使该团队肩负起日益提升福特品牌、不断拓展在华产品的重任,让福特在过去几年时间里成为该市场上发展速度最快的汽车制造商之一。我希望他在该地区继续担任领导,这对福特来说意义深远。”

由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升至福特汽车公司全球集团副总裁,表面看起来这是一个升职任命。但通过分析不难发现,作为全球集团副总裁,程美玮还得继续向负责福特汽车亚太和非洲区业务的福特汽车公司执行副总裁潘克强汇报,这多少有点让人看不明白。

有业内人士认为,全球集团副总裁向亚太和非洲区业务的执行副总裁汇报,这不得不让人觉得程美玮的新职位更具有“奖励性”。

拆分台籍高管组合

2006年底,长安福特马自达汽车有限公司和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同时宣布高层人事变动。自2007年1月1日起,原台湾六和汽车公司总裁沈英铨将接替施滨德成为长安福特总裁,而施滨德则出任福特(中国)新设置的首席运营官一职。

从那时起,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程美玮、副总裁许国祯、长安福特马自达汽车公司新总裁沈英铨组成了中国福特系台湾籍高管“三人组”。

数据显示,当时施滨德的工作业绩并不差,2006年前11个月,长安福特的销售同比增长超过140%,增幅居国内同行之首。施滨德可谓“功臣”,成功主导了福克斯在华上市,并在马自达3和VolvoS40的投产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当时就有业内人士认为,施滨德的离开对2007年的长安福特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而沈英铨的上任将是台籍人士领导长安福特的开始。而从2005年5月1日施滨德接管长安福特到离任,总共任职时间仅为1年半。

不过,随着美国人对中国市场了解的深入,对中国领导者的依赖也开始逐渐减少。业内人士认为,此次人事任命使中国最大的华人领导组的权力被分解,同时作为福特中国首席运营官的施滨德也获得了升迁。

另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福特公司意在拆分台籍高管组合,但对在中国市场已经有10年基础的程美玮并不敢轻视。

程美玮曾说:“在中国市场,除了要坚守大企业经营之道,还需要深谙政府的法律法规和政治动向,以及其对自身业务的影响。”目前正处于快速增长期的福特自然需要程美玮为福特今后的发展解决不少障碍。

潘克强也强调说:“程美玮对我们持续不断在中国市场扩展业务上不可或缺。”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福特高管换帅的背后葛致诺“救火”马自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