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新光:魔鬼是怎么炼成的

    上半年,两大石油公司上书要求涨价,发改委担忧加剧CPI上涨,没有答应。于是,两大石油公司就给全国人民脸色看,油荒如星火燎原,蔓延全国。

    根据世界能源理事会9月份的预测,目前国际石油、天然气储存应付到2050年绰绰有余,而中国也接连宣布发现了几个大油田,国际国内油源充足。目前国际油价上涨主要是国际炒家炒出来的,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却闹起了油荒,有点说不过去。两大公司声称,国际国内油价倒挂,难以为继。石油不是酱油,下午买了晚上就可以炒菜,石油进口有一个较长的周期,而且纽约、伦敦都是期货价格,不是现货价格,所以我们到加油站加的油,可能是半年以前买的,也可能是几个月以前买的,买的是那个时候的价,卖的却是现在的价。

    从去年12月11日起,按照中国入世的协定,中国成品油批发市场全面开放,外资公司可以在中国建造油库、码头和销售网络。因此,在民营、外企的冲击下,油品价格的小幅下调让百姓们喜出望外。

   然而好景不长,市场供应紧张结果是,大批民营油企却要么无油可供,要么承受严重亏损,许多民营加油站被迫退出经营,而中石油、中石化市场占有率上升。据披露,从全盛时期的59640家到现在,已经有80%左右的民营石油企业垮掉。价格上涨之后,两大公司的加油站基本恢复正常供应,而民营加油站的状况却没有根本改变。有人断言,民营加油站会囤油抬价,扰乱市场,那么两大石油公司就是谦谦君子吗?资本的本性都是一样的。

    管理学上有一句名言:“好的制度可以使魔鬼变成天使,不良制度可以使天使变成魔鬼。”声讨魔鬼是没有用的,因为魔鬼是制度造成的。石油魔鬼出在国内石油定价机制上。可以改造的是制度,不是人性。

   原来,中石油和中石化两个集团公司之间原油交易结算价格由双方协商确定,从2000年6月起,国内成品油价开始参考新加坡市场的油价,但仍然是以政府调控为主的价格机制。从2001年11月份成品油定价机制改为参照新加坡、鹿特丹、纽约三地市场加权平均价格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当国际油价上下波动幅度在5%-8%的范围内时保持油价不变,超过这一范围时由国家发改委调整零售中准价。

    我国现行的“定价机制”只解决了石油价格与国际市场的基本接轨问题,而没有实现定价机制与国际接轨。问题的根源其实就在于“一个月跟踪法”的定价机制。这个制度设计所造成的过长滞后期,使 “时间差”转换成了石油企业实实在在的利润,尤其是“涨时接轨、跌时错轨”的“特例”更是引来民众的一致指责。

    我国石油定价机制的另一个弊病是只着重控制市场油品零售价,而放松批发价。我国成品油终端销售环节有50%是社会经营单位和民营加油站,而石油资源(包括进口)却控制在两大公司手中,所谓的“批零倒挂”,其实就是两大公司在作梗,因为批发定价主动权在他们手中。

    第三个弊病是垄断。在我国石油市场特殊垄断的局面下,垄断公司往往通过抽紧资源减少投放量,造成市场资源紧张,以此推高市场价格。近两年来,国内油品市场资源紧张油价高涨,甚至闹油荒,这是一个主要原因。

    我们可以比较一下,汽车价格为什么一直在降,而石油价格为什么一直在涨?在汽车价格由政府说了算的时代,汽车价格只有一个字:“涨”。在加入WTO之后,汽车生产引进了竞争机制,由市场供求定价,价格就一直在降。政府控制加上两大公司垄断,就造成了石油魔鬼。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贾新光:魔鬼是怎么炼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