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2010世界汽车产业变局中国机会

变局之一:回归实业

樊刚:“技术、资金和人才配置正向实业回归,国际之间制造业竞争会更加激烈。”

金融危机暴露的是金融泡沫,大家发现原来金融没有那么大的回报,于是各国企业界都在思考回归实业。包括一些正在逐步放弃制造业的发达国家,又开始将资金和人才向各种制造业、实业回归,这也是战胜危机之后世界经济格局变化的一个重要特点。随之,我们将会看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竞争,特别是制造业的竞争会更加激烈,风险也更加大,也会产生更多的波动和突发性的状况。

在这一格局下,我们一定要专注、长期发展一个产业,培养我们的国际竞争力。制造业是基础,中国更需要发展制造业,用制造业完成我们工业化的进程。

变局之二:调结构

姚景源:“把经济增长的机会转变成调整增长方式、提高创新能力、优化产业结构的机遇。”

中国经济保持一定的增长不是一个了不得的难题,那么难题是什么?难题是调结构。比如投资在整个经济增长中贡献率是7.3%,占据整个经济增长率7.7%的94%,这与我国鼓励汽车工业将消费作为最重要拉动力还有很大的距离。所以我们一定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到调结构上来,就是要把这个增长的机会转变成调整经济增长方式、提高创新能力、优化产业结构的机遇。做到这一点,我国经济保持又好又快的发展应当是没有问题。

变局之三:低碳经济

樊刚:“忽略清洁能源、低碳经济发展汽车业,将来会成为众矢之的。”

清洁能源、低碳经济等各种新技术替代原有技术正在成为大势。新能源成为唯一或者少数的增长点之一,甚至正在世界范围内成为一种意识形态,成为一个道德问题。而这对包括汽车在内的一些行业发展挑战特别大,弄不好,将来会成为众矢之的。世界舆论的压力,自己网民的压力,这一点企业要高度重视。谁能抓住这个机会先行一步,未来就能够在市场份额上多占有一点。

作为发展中大国,我们总不可避免地要做各种事情。我相信,碳减排的问题一定会作为政府的政策写入“十二五”计划。

徐和谊:“中国做新能源一哄而起,走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又要处于下风。”

在全球气候变暖,石油资源日渐枯竭,城市环境日益恶化的背景下,发展新能源汽车已经成为全球汽车行业的共识。但是,我很担心,中国做新能源一哄而起,走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又要处于下风。新能源产品做出来之后,弄几个样车是不是有市场竞争力?质量可不可靠?能不能批量地推向市场?而据我了解,国外大跨国公司的新能源汽车产品,很快会成批地陆续进入中国。

目前看来,我们的产品有没有实力和人家同台竞技?从现在的趋势看,不可能。东京车展我已深有体会。

魏建军:“提高发动机效率、轻量化整车以及优化设计将成为中国目前发展小型轿车的务实战略。”

发展高品质小排量轿车,目前总体来说有两种方式,一是采用新型能源输出的方式,纯电动汽车、油电混合动力、天然气等新能源;二是优化动力设计,提高发动机的工作效率,结合轻量化设计,提升内部空间优化设计,降低风阻。

但在以电动车为代表的新能源商业化前景尚未明朗之前,通过提升发动机功率优先发展高品质小轿车将是中国汽车产业务实的选择,也是中国参与全球竞争、追赶世界汽车制造先进水平的战略机遇。

变局之四:进入普及期

顾翔华:“中国汽车最终要往外走,要成为一个汽车强国,品牌一定要在世界上站得稳。”

中国汽车过去几乎没有什么出口, 2001年开始增多。很多汽车企业对出口都下了很大功夫。今年出口负增长,固然有外部市场萎缩的原因,但我认为除了金融危机的原因,汽车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我国的汽车品牌在国际上还没有站住脚,国际化经营的理念和经验欠缺。我们有必要像汽车业跨国公司学习首先了解市场,做定位、做研究,一步步把战略规划做好。深入的研究解决出现的质量、服务、配件等自身问题。

至于持续、稳定发展基本没有问题,我国汽车业还有一个较长的快速发展期。

于洪江:“中国汽车今年并非高速的发展,只是已经进入到轿车20%增速的普及期。”

9月份,整个乘用车市场增长了37%多,但如果把今年和去年6.8%的增速两年联系起来看,也就平均20%多的增速,和过去几年平均增速是一样的。整体来看,我并不认为中国汽车今年呈现非常高速的发展。

中国已经进入到轿车的普及期,今年乃至明年5~8年之内都会维持这种20%的增速。导致这种增速的根本原因是经济增长的积累,并不是国家政策导致的,国家政策只是调整经济结构。我认为国家政策会变,会变得更加科学,但整体发展方向不会变。

机会之一:多品牌战略

徐和谊:“北汽在轿车上实现高低品牌结合两翼齐飞。”

未来5年将是我国汽车市场规模快速的扩张期,代表自主创新能力的将会走得越来越成熟,从而为更加顺利地走向国际市场提供了一定的物质保障。

就北汽来看,建设着重在三个方面:商用车福田要发展成国际品牌,利用戴姆勒奔驰销售网络来销售福田的产品;利用三年时间,我们要把北汽打造成为国内位列国内前三名的越野车以及SUV的专业生产制造厂家;同时,快速推进在湖南株洲的北汽南方制造基地项目,发展北汽小型车。北汽在轿车上实现高低品牌结合两翼齐飞。

机会之二:中高端发展

王自亮:“吉利就是把经济型轿车做精,同时要向中高端发展,抛弃价格战,迎来品牌质量的重生。”

战略转型是吉利近年来最大的挑战。战略转型最确切的含义是抛弃价格战,走向技术、品牌、质量,使吉利走向更新的变化,团队越来越强大,更主要的是我们走向了健康的国际化道路。吉利旗下新增的三个子品牌全球鹰、帝豪以及上海英伦都是这一战略的最好体现。

2000年吉利解决的是发动机问题,之后又解决了自动变速器问题。如果不解决中国汽车关键零部件的问题,中国汽车就不可能取得很大的发展,中国也不能从汽车大国成为汽车强国。

机会之三:市场差异性

熊伟:“中国市场的差异性给现代带来了增量。”

中国市场现在的差异是非常大的。两大差异:一是城乡差异,二是中西部和东部的差异,北京现代的结构证实这种差异是存在的,而悦动和伊兰特两个产品正好符合了中国市场的差异性,给现代带来了增量。目前北京现代1.6L的占到75%,权重非常高。正好赶上中国政府1.6L排量以下的减税政策,使整个1.6L以下排量产品的快速增长。箫条时期人们购买力会下降,会选择性价比高的产品,这时候性价比比较高的产品会产生增量,经济学家郎咸平称之为“口红效应”,这是目前北京现代产品在市场中获得的机遇。

机会之四:打造技术平台

吴刚:“技术平台要稳定,要‘精平台、多产品’”。

的表现非常重要的是对品牌的规划。就品牌来讲,产品规划要合理。海马三大平台和七个产品要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不是形成自己产品之间的竞争力。就产品来讲,最重要的是技术平台。海马提出,技术平台要稳定,要“精平台,多产品”。尤其是对厂商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像欧美汽车品牌,品牌没有中国多,子产品也没有中国多,但产品往往会带来巨大的,这是什么决定的?是平台带来的,平台稳定带来可以发展更多的产品。海马整个营销表现和品牌规划过程中,平台技术应该是核心的东西。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探路2010世界汽车产业变局中国机会